长沙夫妻为试管婴儿吵翻天不能生育的丈夫要抚

阅读:802019-06-24

结婚4年,没有孩子——因为丈夫无法生育。

“再挣扎最后两次,借助试管婴儿技术、精子库技术,守护婚姻。”这是长沙的李明、张颖夫妻达成的共识。可大半年过去了,一直没能成功的二人最终还是以离婚告终。

谁知,婚离了,孩子却“来”了!这一次,李明和张颖为了孩子的归属问题闹到了司法调解室。

近年来,关于试管婴儿的话题特别火。早在2018年,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发布的大数据显示,辅助生殖技术应用38年,该院助孕出生婴儿达到140107个。

然而,试管婴儿数量的大幅增加却也带来了一个新的法律问题——夫妻离婚时,孩子究竟归谁呢今天咱们就来探讨这个话题。

4年婚姻走到尽头,也算好聚好散。可没想到,离婚后的第2年,长沙男子李明却因一起特殊的子女抚养费纠纷险些吃了个官司——前妻张颖一纸状书,要求他抚养一个“不属于他”的试管婴儿。

当事人李明与张颖的纠纷案,就是一个很有普法意义的故事。

两次“试管”失败,夫妻一拍两散

2012年12月,29岁的张颖与34岁的李明经亲戚介绍相恋,步入婚姻。结婚两年,两人几乎不怎么吵架,相处非常愉悦。妻子张颖很喜欢小孩,两人便开始备孕。但努力了大半年,张颖的肚子没有任何动静。在一次谈心过程中,李明说出了一个秘密——他在年少时遭受过辐射伤害,丧失了生育能力。

尽管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,但张颖考虑到两人感情甚好,加之丈夫坦诚相待,便也没想过要离婚。两人一致决定,通过辅助生殖技术,造个“试管宝宝”。

2015年3月的一天,张颖和李明来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签署了知情同意书。由于李明没有可利用的精子,医生建议提取张颖的卵子和医院精子库的精子,培育三管胚胎。

夫妻俩签字同意后,医生给张颖植入了第一例胚胎。可不幸的是,因第一例胚胎胎儿发育异常,张颖最终做了人工流产手术。

之后,张颖继续进行第二例胚胎移植,结果还是失败了。

两次失败,让张颖和李明都没了信心。身心俱疲的两人感情也出了问题,慢慢地,他们不再沟通,甚至因为各种小事大吵大闹。

2016年12月,因为经历两次试管婴儿手术而使身体受到影响的张颖在家休养了3个月。而这时,李明却以工作忙为由拒绝回家照顾。最终,两人经长沙市天心区法院调解无效后离婚。

尽管已经离婚,可一想到医院里还剩下一管胚胎,喜欢孩子的张颖不想放弃,还是想继续“造”一个宝宝,哪怕是独自抚养也行。

然而当时培育三管胚胎,属于张颖与李明的婚姻关系存续期,倘若再做第三次,也是需要告知李明的。

2017年6月,张颖找到前夫李明,请求他签下“保证书”,承诺无条件配合她完成第三次试管婴儿手术的相关手续。可当张颖在进行第三次胚胎植入手术前,李明反悔了——他认为双方已经离婚,没有合法夫妻关系,即便孩子生出来也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。

张颖没有放弃,她通过了解相关法规得知,即使前夫不同意,但由于第三管胚胎是在婚姻存续期内保存的,一旦一方执意要做,也是可行的。

就这样,抓住“最后一次机会”,张颖的第三管胚胎移植手术成功了。2018年5月,她生下女儿,取名贝贝。

一年多时间过去了,张颖与女儿相依为命,生活压力很大。张颖说,前夫李明却从未关心过这个孩子。

考虑到孩子以后需要一大笔生活费,经济情况堪忧的张颖想到了李明——“这个孩子是我们结婚期间共同认可培育的‘试管宝宝’,现在他是不是也要承担一笔抚养费呢”

2018年10月10日,张颖一纸状书将李明告上了长沙市天心区法院,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向前夫索要“试管宝宝”的抚养费。

不过,最终经法院调解,双方协商达成一致——李明自愿每月支付500元抚养费,直至贝贝18岁成年。

专家说法

孙鑫(湖南长仁律师事务所律师)

1991年7月8日,最高人民长沙夫妻为试管婴儿吵翻天不能生育的丈夫要抚法院在《关于夫妻离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确定问题的批复》司法解释中提到,“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,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,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,父母子女之间权利义务关系适用《婚姻法》的有关规定”。

也就是说,不管是否使用丈夫的精子和妻子的卵子进行人工授精,只要夫妻双方属合法夫妻,且签订合同达成一致意见,夫妻双方便是“试管婴儿”法律意义上的父母。

所以,从上面的案例中可见,李明不需要抚养孩子的原因在于孩子是在离婚后培育出生的。倘若张颖与李明没有离婚,或是在没离婚之前生下了贝贝,那么,李明就是孩子法律上的父亲,与张颖的法律地位一致,即便离婚后也同样需要抚养孩子。而孩子成人后,也需要对李明进行赡养义务。

陈一鸣(湖南鑫源律师事务所)

夫妻离婚时,“试管婴儿”的归属问题是近年来大家讨论的热点。其实,这个问题并不复杂,抚养权归哪一方,要根据不同情况来分析。

长沙夫妻为试管婴儿吵翻天不能生育的丈夫要抚

第一种情况

第二种情况

如果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事先经过夫妻双方的一致同意,或事后一方明确表示没有异议,由夫(或妻)一方提供精子(或卵子),第三方提供卵子(或精子)而实施的人工授精,所生子女依然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,与夫妻以外的供精、供卵者不发生父母子女关系。一旦夫妻离婚,对子女的抚养问题与第一种情况相同。

第三种情况:

如果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一方配偶未经另一方配偶同意,采用他人精子(或卵子)人工授精生育子女,所生子女与未同意一方的配偶无法律上的亲子关系,故不承担抚养义务。其供精、供卵者也不承担抚养义务。不论是否离婚,该子女由执意进行试管婴儿手术的一方独立抚养。

另一种特殊情况:

如今还存在一种“长沙夫妻为试管婴儿吵翻天不能生育的丈夫要抚借腹生子”的情况,即夫妻俩的精子、卵子借其他人子宫孕育并分娩子女。由于此情况属于违法行为,因此,即使提供受精卵的夫妻与孩子存在血缘关系,但“借腹生子”的夫妻依然不算孩子法律上的父母,“代孕者”才是孩子生母。一旦产生纠纷,“代孕者”将对孩子存在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。

编辑:小Y
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