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试管从业者的自白失独妈妈,对不起!拒绝

阅读:772019-06-21

关于再要一个孩子上,蒋阿姨前后与我面谈了五次。她近乎痴狂的执念,是我从业九年来,第一次遇见。她也目前唯一一个被我“套路”的客户。

她是一位失独妈妈,27岁的儿子去年因一场意外离世。每次见面声泪俱下,对于一个失独母亲而言,此时任何言语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。

一位试管从业者的自白失独妈妈,对不起!拒绝

这次她明显是有备而来,准备了全套的检查报告,还有她老公的精子检查单。子宫42×32×41mm,内膜厚8.7mm。单从生育条件上看,还算不错。

但蒋阿姨已58岁,其老公已65岁,经济条件有限,想要个有血缘关系的儿子,三代试管供卵自怀是唯一选择。

我不止一次劝她,这么大年龄,怀孕产子风险极高,即使你拿命来赌,你想过没有,如果你们俩口子意外不在了,孤零零的孩子怎么办

对于想要一个孩子的失独妈妈而言,我的话都是徒劳。去年底,媒体上“59岁产妇生下试管宝宝”的报道,让蒋阿姨越发打定了主意。

蒋阿姨的老公很依着她,每次见面都默默地陪同一旁,极少说话,闷闷地喝着茶。其实他要孩子的意愿并不强烈,理智甚至有些抗拒,“等孩子长成人,不知道我还在不在世”。

但这个男人无条件地心疼着老婆。他曾对我说,儿子离世令曾开朗乐观的老婆完全变了一个人,“看着她往返奔波求子,当是一种希望和寄托吧,不然我真担心她哪天就突然垮了。”他希望老婆知难而退,毕竟这么大年纪要孩子,在他看来几无可能。

在蒋阿姨上洗手间的空隙,我疑问起精子报告的事,他老公很难为情地说,其实这份报告是他请医生朋友做的,将他人正常的报告换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一位试管从业者的自白失独妈妈,对不起!拒绝

“即使你这边不签,她也会去找另一家。”蒋阿姨老公央求我这次一定要把合同签了,他实在不想再看着老婆四处奔波。

一位试管从业者的自白失独妈妈,对不起!拒绝

我最终签了协议,象征性地收了意向金,安慰蒋阿姨回去好好调理身体。私下嘱咐她老公,尽快将老婆的一位试管从业者的自白失独妈妈,对不起!拒绝思想工作做通。

我坚定异常的底气,来自一位患癌客户。

陈阿姨夫妇和我同在一座城市,他们的独生女在与同学庆祝大学毕业之旅归来患上急性白血病。一家举债求医,最后孩子上了手术台就再没下来。

陈阿姨找到我时已52岁,他老公55岁。经过系列检查,他们的身体条件,只适合做供暖代孕。

签约时我犹豫过,但陈阿姨的决绝让我没了反驳的理由,她说如果没有一个孩子陪伴,她的余生会毫无意义,做试管婴儿的费用大部分是来自女儿生前的众筹款。老公是高级教师,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办培训班贴补家用。

身处客户异常注重隐私的行业,与我接触的大部分客户不同,陈阿姨没因有了孩子与我断掉联系,不仅带着孩子来过几次办公室,还介绍身边的难孕朋友给我。她的精神面貌一改以往的颓废,从她朋友圈晒出的照片,幸福之情溢于言表。

去年底,公司按惯例回访客户时,我才从员工口中得知陈阿姨患癌的噩耗,因定期要化疗,孩子只能由姐姐带着,我让员工送去了一份心意,虽是杯水车薪。

从业的这九年,我接过不少高龄产妇的案例,但陈阿姨的遭遇让我如梗在心。不知道“陈阿姨们”如今过得是否幸福,是否有那么一刻后悔再要了一个孩子,我到底是帮了他们,还是让他们陷落到了另一场悲剧。

“只生一个好”的计划生育政策,催生了无数独生子女家庭。或意外或疾病,当唯一的孩子不幸离世,因年龄等因素再难生育,他们发现,除了情感的煎熬,余生已无处安放。

中国失独家庭已近百万个。失独之痛,远非一家之殇。当这一群体渐渐年老体衰,需要面对的孤独煎熬、窘迫无助,都将超越常人承载的极限。

我曾一次次在朋友、员工面前自豪地炫耀,九年来我为2000个家庭带去了希望,解决了生育难题,但现在面对失独这一特殊群体,我陷入两难。

这段时间,几乎不下10个失独家庭通过各个渠道找到我。我痛心他们的遭遇,我深深理解他们的求子之心,望着他们一双双绝望中带着殷切期盼的目光,我束手无策了,我很想对她们说:拒绝,不是无情,更希望的是让他们更理智一些。
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